專題文章

在信任中談自慰

參考編號: SP20210128

  • 日期2021年1月28日
  • 類別 親子王《親子談性樂》專欄
  • 對象 父母 教育工作者
  • 作者教育組 林慶洲
  • 主題 性教育, 家庭性教育, 性行為

五歲的佩兒今天很高興,因為疫情關係,爸爸不用上班留在家中。

佩兒最想與爸爸一起玩遊戲機,尤其是玩那款跳舞的遊戲。

「好吧,就跟你跳一首! 」在佩兒多次的請求下,爸爸唯有放低工作。

「我最喜歡看爸爸跳這一首!」佩兒跳上梳化做觀眾。

爸爸心裏不禁苦笑,心裏只盼望媽媽快點買完東西回來。

一輪激烈的舞步後,爸爸氣喘的躺在梳化上。這時候,只見佩兒的手正在撫摸自己的下體。

「佩兒,你的手在做什麼?」爸爸努力減輕自己說話的語氣,因為他明白現在不是責罵女兒的時候。

但似乎佩兒依然有點驚惶失措,雙眼只是直望着爸爸。

爸爸沒想到即使自己沒有責罵的意思,女兒仍然好像無法回應他。

「佩兒不要怕,爸爸只是擔心你身體不舒服。你的陰部是不是有點痕癢啊?」

「不是,陰部沒有不舒服⋯⋯」佩兒雙眼依然直望着爸爸。

「噢,對啊!」爸爸心裏猛然醒覺,「她其實覺得很舒服!」

「那麼,你覺得很舒服?」爸爸大膽的向女兒這樣問。

佩兒輕輕的點頭。

這一刻,爸爸感到被女兒完全的信任。

 

「你快點說,接著下來跟她說了什麼。」晚上爸爸向媽媽重提這件事情。

「你不覺得佩兒這麼信任我,是一件很難得的事情嗎?」爸爸似乎仍陶醉在女兒的信任中。

「好了好了,我知道這個很重要。但這並不等於你已經處理了這個問題,對嗎?」媽媽反著白眼說。

「還有更重要的問題嗎?能夠與子女建立一個信任的關係,不就是我們最想出現的結果嗎?你知道嗎,我甚至想過應不應該跟你說這件事,她難得這麼信任我啊!」

「等等,為什麼我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就是你和你的女兒都是一樣。」

「你是什麼意思?」

「大家都在自慰啊!她用她的身體獲取滿足,你就只滿足於那種被信任的感覺。」

「好吧好吧,我承認我是有點失控,想得到滿足也是人之常情吧;同樣套用在佩兒身上,也不應該把自慰這件事情視為一個要解決的問題吧?」

「我同意,但她只是一個小孩子,不會像你一樣能夠從自我滿足的過程中抽身出來,對嗎?總要給她一些指引吧。」

「所以呢,當時我也要定一定神,想一想怎樣回應她的信任。不想說一些大道理,讓她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又或者什麼都不說,讓她以為這是隨便可以做的事情。一時反應不過來也是正常的情況吧。」

「的確是不容易⋯⋯」

「最後我只跟她說:「下次你再想摸自己時,記得想想自己的手是否乾淨;又可以告訴爸爸或媽媽,自己又忍不住摸了。做到的話,爸爸媽媽一定很高興。」。希望這樣做可以讓她學會停一停想一想,同時繼續保持與我們溝通。」

「唔⋯⋯你的語氣是怎樣?」

「當然是關心她的語氣啦!她只是點頭回應,我也不知道她是否明白。」

「的確,我們還要繼續留意她的情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