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可談論自慰的性教育

參考編號: EJ20200708

  • 日期2020年7月8日
  • 類別 信報《知性匯》專欄
  • 對象 教育工作者 父母 社工 公眾人士
  • 作者教育組 林慶洲
  • 主題 性教育, 性行為 , 健康知識, 其他

每年5月的國際自慰月,是源自一家美國情趣用品店舉辦的自慰日活動,以提倡自慰是健康正常為目的,亦以此聲援當時因支持將自慰加入性教育課程內而被辭退的美國衞生部醫務總監Joycelyn Elders。以製作非主流色情電影的瑞典籍女導演Erica Lust為了推廣國際自慰月,於社交媒體舉辦May You Masturbate活動,提供有關自慰的各種性資訊,甚至鼓勵大家來個連續31天自慰挑戰。若非Black Lives Matter運動於美國爆發,原定5月31日還有一個全球直播的自慰環節。

 

若果你對上述活動目瞪口呆,那可能反證了你是成長於一個忌諱談論自慰的年代。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國際性教育技術指導綱要》中建議9至12歲的青少年應該學會「解釋男女會在青春發育期或更早的時候開始出現自慰行為」,亦能夠「認同自慰並不會對身體或情感造成傷害,但應該在私密環境中進行」。這看似對自慰的學習仍未夠詳細,但更重要的是背後的一個訊息:學習者能否有免於壓力的自由去認識自己身體的性反應?

 

有性教育工作者指出,談論自慰可以擴闊學習者對性的理解,不會狹義地認為陰莖與陰道的交合就是「唯一真實的性」。了解自己如何從性器官或其他身體部位獲取快感,能減少對性交的過度期望,明白性滿足可以來自其他選擇。清楚自己的身體如何獲得滿足,亦有助日後性伴侶容易理解自己的需要,這將會是建立和諧性生活的要素。

 

完全否定性愉悅在性教育中的重要性,不但脫離現實,甚至製造了不少兩性關係問題。《國際性教育技術指導綱要》建議15至18歲以上青少年應學會「性行為能帶來愉悅,同時伴隨着與健康和福祉相關的責任」。個人認為,自慰是認識身體及性反應的過程,會帶來滿足感,但同時要留意可能出現的負面後果(失控、錯誤方法、清潔、私隱等問題)。若果你可以教自慰,你會教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