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來自星星的同學

參考編號: SP20201008

  • 日期2020年10月8日
  • 類別 親子王《親子談性樂》專欄
  • 對象 父母 教育工作者 公眾人士 學生
  • 作者教育組 陳耀杰
  • 主題 性教育, 家庭性教育, 性騷擾

孖生兄妹諾諾和淇淇剛剛升上中一,而且就讀同校裡的同班,可以互相照應,對新的校園生活都十分期待。新學年復課不久,二人每天放學都顯得十分雀躍,興奮地分享當日遇到的新鮮人和事,好像有永遠說不完的話題。可是今天,淇淇收起了一貫燦爛的笑容,一本正經地與哥哥討論今天的經歷。

 

「哥哥,我有點不開心,我在學校懷疑被人性騷擾……」

「是誰人斗膽騷擾你?事情是怎樣的?」諾諾狀甚緊張。

「班上那個星仔,小息時總是覺得他望著我的大腿。最初以為會不會是我想多了,可是細心觀察之下,他真是老盯著我,看得入神更會偷偷地笑!和其他女同學談起此事,很多女同學都覺得星仔時常望著大家的大腿,你說他是不是對我們性騷擾?是不是很不尊重異性?」

諾諾聽了淇淇的說話,反而有點開心,活像鬆了一口氣:「昨天一班男生一起打籃球,他獨自坐在籃球場的一旁,目光好像離不開我的腰間,這使我十分不自然。原來這個外星人對女孩子也有興趣,我還以為他暗戀我,謝天謝地!」

「外星人?」

「是呀,我們男生圍內叫他做外星人。這個阿星很離群,有時會自然自語,行為亦獨行獨斷,不太理會別人感受。我覺得他好像生活在自己的孤獨星球裡,我們完全不能理解他的世界。」

「果然是奇怪的外星人,還用眼睛性騷擾女同學!」淇淇仍然憤憤不平。

「雖然他為人確實是怪怪的,目光也令我感到困擾,但我直覺認為他本質應該沒甚麼,只是不合群不善交際吧,他的性格似會被人欺負,反而不似會作出性騷擾的人。」

「那哥哥認為我和班上的女同學都在講大話冤枉他嗎?」

「不是不是!我只是想了解清楚事件,再作適當的行動。待會爸爸媽媽回來,我們一起問問他們的意見。」

 

經過兄妹和星仔雙方媽媽的私下聯繫,謎底終於解開了!原來星仔是患有自閉症譜系障礙(簡稱自閉症),社交溝通困難是常見的徵狀。自閉症譜系障礙人士的差異極大,單就智商由嚴重智障以至資優天才都有,徵狀亦各有不同。因為他們既神秘又難以捉摸,仿如獨居於自己的星球,又被稱為「星星的孩子」。

 

「媽媽,自閉症就會性騷擾別人嗎?」

「那又不是。自閉症譜系人士不太懂得觀察別人的反應、一般社交禮儀和適當界線,因此自己想做便去做,想說便去說,很容易使人產生誤會。此外,自閉症譜系人士的行為、喜好相當侷限重複而刻版,星仔情況就是喜歡看白色的物件在空中飄揚轉動。」

「怪不得他小息時盯著妹妹和女同學的大腿,其實他是愛看奔跑時飄動著的白色校服裙。我打籃球時他定神看著我的腰間,是因為我的白恤衫隨著跑動在空中飛揚。星仔只知道專注觀看自己喜歡的事物,不是存心作出騷擾,卻沒有察覺這樣會令別人尷尬或不安。」

淇淇晃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雖然說他無心,也體諒他的障礙,但有甚麼可以令情況改善嗎?」

「星仔媽媽已在家長群組說明了情況,她會好好與星仔談一談,同時也拜託大家可以多理解星仔的行為沒有惡意,可以嗎?」

諾諾義不容辭:「上學時就讓我在他身邊,幫忙觀察別人的眉頭眼額,適當提醒,做星仔的朋輩導師吧。」